首页琼岛评论—正文 分享
外卖小哥的权益谁来保护?
2021年01月12日 09:56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史洪举

  饿了么送餐骑手韩某某在送餐途中猝死一事引发关注。因与平台无劳动关系,韩某某唯一能依赖的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意外险,而保险公司表示只能赔3万元。虽然平台最新表态,将其“人道主义补偿”由最初的2000元提升至60万元,但此事还是引发了有关如何应对新就业形态工作风险的争议。(澎湃新闻)

  随着外卖行业的高速发展,外卖从业人员也越来越多。这些外卖员的辛勤付出为外卖平台的进一步发展贡献了不少力量。但是,对外卖人员的权益保护问题,似乎一直处于空白地带。这既不利于行业长远发展,也不利于众多外卖人员的权益维护,因此,有必要予以重视并构建科学、合理的外卖人员养老、工伤、意外等权益保护体系,让其不至于在意外来临时“像风一样飘零”。

  梳理一些报道可知,从法律意义上讲,外卖平台与外卖员确实不存在劳动关系和劳务关系或雇佣关系。如蜂鸟众包用户协议中载明“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在一些类似纠纷中,骑手方往往被判败诉。因为,平台选择以众包方式与骑手合作是现行法律所允许的。在这种合作方式下,骑手的权益也是缺乏保障的。

  可以说,零工经济带来的劳动者保护难题,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共同现象。网约车、外卖、快递等新兴行业的快速发展,给很多人提供了就业机会。但这种就业机会是“打零工”,在这一模式下,平台不与骑手、司机、快递员建立传统劳动合同,而是通过派单、接单方式进行合作。每个劳动者就像是一个个独立的承包商,他们所拥有的仅仅是自己的身体和时间。

  如此一来,企业实现了灵活用工,求职者看似也能灵活就业,像个体工商户那样既享受了自由,也实现了营业和收入。但这种双赢是有代价的,平台能够通过算法设立奖惩规则对劳动力资源进行高效调度整合,而打零工的人却无法通过集体的力量与平台博弈,以至于处境尴尬,发生意外时又成了自负风险的“个体户”。

  而有效维护骑手、网约车司机、快递员合法权益,显然不能仅靠他们自己与强大的平台博弈。劳动者权益保护部门或行业机构有义务牵头构建合理的权益保护体系。具体而言,对于达到“劳动者”标准的,应督促外卖平台或众包平台与骑手签订劳动合同。对于属于劳务、雇佣关系等“零工”形式的,则要求用工方投保意外伤害、养老、医疗等基本保险,让外卖员等遭遇意外时能得到兜底保护,不至于“自生自灭”。进而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也让一个家庭的支柱和鲜活的劳动力受到正视。

编辑:叶霖嘉